首页 > 最新小说 > 征地办副主任的自我“催眠”:能力突出,收点利益天经地义

3p小说高h两男一女


2017年12月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玉东新区征地办公室原副主任林玉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案在玉州区法院公然审理。审查机关指控,林玉忠在2012年至2015年担任玉东新区征地办公室主任助理、副主任等职务时代,在征地拆迁赔偿历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行贿共计人民币824万元;同时滥用职权,虚造拆迁赔偿报批质料,使他人非法获得征地拆迁赔偿款共计111.1293万元。经审理,玉州区法院对起诉书中指控的44笔受贿事实认定了40笔,受贿金额789元;以为林玉忠涉嫌滥用职权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未予采取。

今年3月23日,玉州区法院作出一审讯决,以林玉忠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789万元。4月4日,玉州区审查院以为该讯断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执法不妥,量刑畸轻,向玉林市中级法院提出抗诉。7月6日,玉林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了该案。停止发稿,尚未宣判。

“国家干部本应使用手中职权为民众办实事谋福利,林玉忠却经受不住款项诱惑,沦为贪得无厌的‘硕鼠’,其蜕变令人扼腕,也发人深省。”谈到办案体会,审查官很有感慨。

踩红线初尝“甜头”

林玉忠于1986年进入玉林市领土资源局事情,经由多年下层事情历练,事情能力获得很大提高。2009年,玉林市玉东新区建立。作为玉林市唯一实验特区式治理的新区,玉东新区定位为都会综合新区、都会经济增加新焦点。为此,玉东新区要鼎力大举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征地拆迁事情是重中之重,新区为此专门建立了征地办公室。思量到林玉忠曾恒久到场征地拆迁事情,在这一领域积累了富厚的事情履历,组织摆设他进入征地办,到场、主持多个项目的征地拆迁事情。

一最先,林玉忠一心扑在事情上,到处以身作则,事情兢兢业业。他常说:“拆迁事情就像捅马蜂窝,要冒着被马蜂蜇的危险。”只管事情强度大,涉及矛盾庞大容易激化,林玉忠却从不畏难,会专心思,肯花气力,最终定时、按质、按量完成了辖区阶段性拆迁使命,获得上级向导的认可。不久,他由征地办事情职员升任事情组组长。

职务提升后,林玉忠对征地拆迁事情有了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好比在青苗赔偿、衡宇面积审核等方面,量多量少,给多给少,决议权都由他来掌握,操作空间较大,若是想捞上一把,十拿九稳就能做到。在种种利诱眼前,林玉忠的人生观、价值观没能经受住磨练。正如案发后他自我反省所说:“一想到自己为征地拆迁事情支付了那么多,就以为拿点利益是应该的。”

从2006年最先,玉东新区富安居项目、教育东路延伸线扩建项目、龟山大道建设等项目陆续启动建设,林玉忠到场卖力了其中的征地拆迁事情。2012年,在卖力征收第一批次富安居项目土地的时间,玉东新区旺瑶社区面积约1100平方米的家具厂被征地办征收,事情职员对团体土地上的青苗及附着物清点后,确定赔偿数额在18万元左右。家具厂所有人成某以为赔偿太少,找林玉忠探讨,请他帮助多弄点赔偿款,并表现事成后少不了林玉忠的利益。林玉忠犹豫再三,最后照旧经不起诱惑,向成某提出可以做手脚帮他拿到50万元赔偿款,但自己要分得10万元“利益费”。成某爽直允许了,最终分两次给林玉忠利益费共计30万元。

初尝贪腐甜头,林玉忠赞叹自己一个小小的征地办组长权力竟然云云之大,辛劳半辈子都挣不到的钱,随便用点小手法就进了小我私家腰包了。同年,他又以同样方式资助覃某、范某、曾某、罗某等16人获取高额赔偿款并从中受贿。案发后,据统计,林玉忠每次受贿少则5万元,仅2012年一年,便受贿278万元。

办案审查官提审时,林玉忠谈到,刚最先收受被拆迁户行贿的时间,心里也有过一丝惊骇,但很快就找到理由慰藉自己:我事情能力这么突出,在征地拆迁事情中孝敬这么大,收点利益是天经地义的。抱着这样的想法,林玉忠彻底被利欲控制,行动越发斗胆,在罪过泥潭中越陷越深。

从受贿到索贿

拆迁事情时常遇到许多阻力。应对这些阻力时,林玉忠一直很善于跟下层干部以及在当地比力有威望的人处好关系。迈出贪腐第一步后,他以为谋划关系网特殊主要,更是将大量时间精神投入到种种应酬运动中,生涯的腐蚀进一步加速了他的堕落。

2013年3月,林玉忠被任命为玉东新区征地办公室主任助理、征地营业科科长(兼任),同年12月,升任玉东新区征地办公室副主任。此时,玉东新区建设正进入快速生长阶段,林玉忠卖力五彩田园等项目的拆迁事情,在他看来可谓“天时人地相宜”。对受贿驾轻就熟的他私欲迅速膨胀,像以前那样等着别人送上门来行贿,已经知足不了他的胃口。他最先变受贿为索贿,将贪心的触角伸得更远。遇到想多拿赔偿的被拆迁户,他会向其作出种种昭示表示,讲明若有需要自己可以帮助,但要收取一定利益费。随着时间的推移,其索要钱款的数额越来越大。

2014年,在玉林市第十批城乡一体化项目用地征收历程中,被征地拆迁户杨某多次到征地办要求提高赔偿款,否则差别意拆迁。林玉忠看准此人要求高额赔偿的强烈愿望,以抚慰被拆迁人情绪为由,将其单独带进自己的办公室。“措施是有的,但真要做的话我得冒很大风险,总要有一些回报。”林玉忠话说得直白,杨某马上允许了。随后,林玉忠资助杨某家管理征地拆迁赔偿挂号手续,伪造相关证实,提高了赔偿款的数额,并在杨某获得赔偿款后,收受杨某行贿40万元。对其时的林玉忠来说,三四十万元的利益费只是“小意思”,基础算不得什么。2015年,在玉林市第一批次富安居项目用地征收历程中,林玉忠以同样手段向被拆迁户张某要了80万元“辛劳费”。

最初的一丝惊骇早被林玉忠抛到九霄云外,他不再畏惧,也没有半点自责,更没有想过悬崖勒马,反而继续纵容自己,为收受行贿找捏词、寻掩护,贪图以“借条”应付日后的检查。

铁证眼前认罪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林玉忠的种种暗箱操作引起群众不满。2015年,玉林市委市政府下发了攻击“两违一建”事情方案,在此配景下,玉州区审查院凭据群众举报线索锁定了林玉忠。

办案职员找林玉忠谈话,林玉忠体现淡定。想到拆迁衡宇早已被夷为平地,可以说“死无对质”,他以为自己不会有事。面临审查官,他一方面放肆表功,称自己在征地拆迁事情中怎样经心尽职,怎样协助拆迁事情组做好群众事情,怎样认真做好每一份档案,支付许多心血;一方面又说自己只是个副主任,主要干一些相关数据盘算、表册统计的活,对详细的丈量、赔偿等情形绝不知情,并宣称自己绝对没有更改衡宇产权证原件、虚增丈量面积等行为。

双方的首次接触,林玉忠就这样与办案职员打太极。为啃下这个“硬骨头”,玉林区审查院建立两个办案组,兵分两路。一组继续研究针对林玉忠的讯问对策,另一组到征地办公室和拆迁户家中网络证据,两组侦查职员协同配合。

取证组周全清考核实了1000多份征地拆迁赔偿档案资料,逐一找到行贿人,向他们释法说理剖析利弊,劝其自动交接行贿事实。通过询问证人、调取流水台账,办案组网络到相关职员的证言,形成扎实的证据链。讯问组适时出示证据,击破林玉忠的脱罪理想。经由频频交锋,林玉忠态度逐渐软化,从拒绝供述到部门供述,再到最后在铁证眼前认罪,认可了其收受成某等44人给予利益费的犯罪事实。

“上梁不正下梁歪”

林玉忠已认罪,办案职员却没有制止事情,而是乘胜追击。他们剖析以为,征地拆迁事情就像一块庞大的利益蛋糕,想分得一杯羹的大有人在,林玉忠疯狂收贿作假,种种详细操作只凭他一人就能完成吗?其他拆迁办事情职员是否也存在违法犯罪事实?

办案组继续深挖案件,效果不出所料。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林玉忠是其所卖力项目的征地“总管”,而盘算地上附着物、青苗赔偿费、拆迁赔偿费等详细事情主要由征地办事情职员唐维峰、杨文生、黄德等人举行。鉴于林玉忠已认可其犯罪事实,本着“坦率从宽,抗拒从严”的原则,办案审查官对这几名事情职员举行了一番头脑教育,他们很快供述了各自协助林玉忠伪造手续、套取国家征地赔偿款并从中投机的违法犯罪事实。

2016年5月26日,唐维峰因犯受贿罪被玉州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杨文生因犯滥用职权罪被玉州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黄德因犯滥用职权罪被玉州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赵阳也是抓了一把饼干,然后扔给了叶扬一半,说道:“你不在的这几天,苏MM可是练习的很勤奋,我们都专门去给她捧场去了。话说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姑啊。”

编辑:开平宗

发布:2018-08-17 01:40:01

当前文章:http://55191.92wuqu.com/of6mq.html

特朗普曾劝法国脱欧 个税法意见超1.3万 今日军事新闻头条打仗 今日头条哪个版本最好 今日头条号官网 掌阅书城